• >
主页 > www.094222.com >
www.094222.com
从团长到华野特纵司令员的陈锐霆
发布日期:2019-07-12 14:55   来源:未知   阅读:

  1948年夏,高瞻远瞩的敏锐地察觉到历史已将跨入一个新的阶段,开始精心筹划新的方略。在军事上,他思考着要打具有决定意义的大仗。作为大决战的序幕,首先考虑的是准备发动济南战役。在五路大捷后,济南事实上已成为军队坐困的孤城。

  1948年9月16日,济南战役打响。陈锐霆指挥10个炮兵团500余门火炮参加济南战役,开创了我军“利用强大炮火辅以爆破、夺取敌坚固设防和重兵据守的大城市”的先例,受到中共中央致电褒奖。高兴地说:“这是一个大胜利,是两年解放战争对敌人最严重的打击之一。”迅速向各野战军发出了济南解放的捷报,从此,拉开了人民解放战争“三大战役”的战略序幕。

  1948年10月,华野前委召开纵队首长参加的作战会议,传达讨论、毛主席和华野前委关于举行淮海战役的意图和作战方针,到会的同志异常兴奋,一致表示坚决拥护。华野特纵在华野前委“以战养战、以战教战”方针指导下,在各兄弟部队大力支持下,边组建、边训练、边作战,迅速发展壮大。到淮海战役发起前,特纵已拥有4个炮兵团、1个工兵团、1个骑兵团、1个坦克大队和1所特科学校以及包括警卫营在内的直属机关、分队,初具规模。一年多来,经过多次战役战斗的锻炼,部队的军政素质和战斗力得到极大提高。特纵官兵对于在这次决定性的大战役中执行新的任务,充满胜利信心。

  在淮海战役第一阶段,陈锐霆率特纵参加首歼黄百韬兵团的战斗。战役开始,黄百韬兵团仓皇西逃,向徐州靠拢。特纵部队不顾疲劳,克服道路不良的困难,“强拉硬拖”,在连续夜间急行军中越过复杂地形,紧紧跟上步兵。黄百韬兵团刚逃到碾庄圩一带,就被我军紧紧包围起来。特纵大部分炮兵部队也跟随步兵集中到碾庄圩地区,支援八纵、六纵、四纵、九纵扫清碾庄圩外围。

  16日,华野对碾庄圩发起总攻。由于步兵强渡外壕的器材准备不足,加之炮兵侦察不够周密,未能有效地压制敌前沿暗堡的火力点,攻击没有成功。根据战场情况,陈锐霆对炮兵的部署进行了部分调整,将九二步兵炮以上火炮全部集中使用,以步兵炮、迫击炮和部分山炮行抵近射击,由步兵突击团直接指挥。

  11月19日,华野再次发起总攻时,步炮协同密切。经过几小时的激烈战斗,碾庄圩被攻下来了。特纵炮兵在实战中不断提高自己的指挥和射击技能,有效地支援了步兵作战。

  在淮海战役第二阶段,黄维兵团被中野部队合围后,总前委令华野特纵炮兵一部,立即赶往双堆集前线配属中野部队围歼黄维兵团。陈毅司令员专门给陈锐霆打来电话,说中野部队挺进大别山时重武器都丢了,总前委决定华野特纵炮兵支援中野部队歼灭黄维兵团。歼灭黄维兵团的作战,是整个战役承前启后的重要纽带,一定要配合中野把这一仗打好。陈锐霆受命深感责任重大,立即召集特纵第一、第三炮兵团的干部,传达了总前委的命令和陈毅司令员的电话指示,强调配属中野打黄维兵团的意义。

  调整后的配属中野打黄维兵团的炮兵,是特纵第三炮团的6个炮兵连。开始时由于步炮协同组织得不够好,攻击没有成功。在开始围攻黄维兵团时,想以急袭手段消灭敌人,炮兵准备工作没做好就投入作战,因而炮兵火力不能有效发挥,招致受挫。在接受了初次围攻黄维兵团的经验教训后,特纵炮兵部队与担任主攻的各纵召开了步炮协同联席会议,决定集中使用炮兵火力,将所属炮兵区分为担任抵近射击的固定炮群和担任对纵深目标射击的机动炮群,并使步炮双方进一步明确了协同动作的具体事项。

  12月5日,战斗再次打响,炮三团协同步兵,连续攻克了双堆集外围多个据点。

  12月14日上午,中野、华野各纵队直逼双堆集黄维的司令部,向其核心阵地发动攻击。最后的攻击开始后,我军集中了大小炮100多门一齐向着敌人的核心工事猛烈开火。英雄的华野“洛阳登城第一营”和中野“襄阳登城第一营”沿着炮火开辟的道路,同时插入敌人的核心阵地。12月15日夜11时左右,黄维兵团残部全部被歼。

  黄维兵团全歼后,淮海战役进入第三阶段,总前委决定由华野歼灭被围困在陈官庄地域的杜聿明集团。参加围歼黄维兵团和阻击李延年兵团的特纵炮兵部队完成任务后即兼程北上,投入攻歼杜聿明集团的战斗。特纵所属炮兵分别配属华野各纵队和冀鲁豫军区部队作战,加上各步兵纵队的队属炮兵,我军在东西不到10公里、南北不到5公里的包围圈外,组成了强大的炮兵火力网。

  为配合对敌进行政治攻势,华野前委首长决定从12月29日17时起,全线炮兵对被围之敌进行一次新年前的突然炮击;规定每门火炮发射5发,同时开火。一声令下,全线大小火炮同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轰鸣,整个包围圈内顿时笼罩在浓烟火海之中。这次出乎敌人意料的突然炮火袭击,毙伤敌人3000多,给敌人士气以极大打击。

  1949年1月6日,我军向负隅顽抗的杜聿明集团残部发起总攻击。15时30分,特纵向敌人阵地开始了猛烈的炮击,摧毁了敌人前沿的地面工事和制高点火力层,支援步兵勇猛地向敌纵深突击。接着,特纵各个炮兵分队按照作战方案,积极主动地支援步兵攻占散落在包围圈中的据点。到1月10日上午10时,我军已攻克了陈官庄周围90多个据点,摧毁了大量的地堡,敌人大部被歼灭,陈官庄被我占领,只有极少数残敌逃到陈官庄西面的刘集。下午2点30分,特纵又以猛烈的炮火轰击刘集残敌,步兵继之发起攻击,全歼守敌。至此淮海战役胜利结束。

  当淮海战役即将胜利结束之际,华野前委决定组建华野战地接收司令部,任命陈锐霆担任司令员,统一组织打扫战场,维持战地纪律,一面战斗,一面接收、清点战利品。淮海战役胜利结束,特纵立即全力投入了接收缴获的武器、弹药、车辆及其它物资器材的工作。战役结束后仅一个星期,就完成了全部接收任务。

  1949年4月的紫石英号事件中,陈锐霆的特纵发挥了很大作用。在三野的统一指挥下,陈锐霆具体指挥我炮兵部队与英国军舰展开炮战。解放军的阵阵火炮如同流星雨般,繁密的洒进长江水面。我炮兵部队击中“紫石英”号护卫舰、“伴侣”号驱逐舰,重创敌舰队旗舰“伦敦”号巡洋舰以及“黑天鹅”号护卫驱逐舰。英国远东舰队副司令马登中将也被震倒,制服全被弹片划破,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显得非常狼狈。经过激战,马登中将武力解决“紫石英号”事件的企图彻底破产。大英帝国舰队丢尽颜面。19世纪不列颠海军屡次逼迫中国人签订城下之盟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建国后,陈锐霆任华东军区炮兵司令员兼南京炮校校长。1952年后,陈锐霆任军委炮兵参谋长,到朝鲜战场见习。1955年9月,陈锐霆被授予少将军衔,并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勋章。

  在1958年的金门炮战中,陈锐霆在福建前线参与组织指挥了炮击金门。1959年,他被任命为军委炮兵副司令员。1965年,在“各军、兵种各自管自己的国防工业”的指示下,陈锐霆调任第五机械工业部副部长。1975年,经批准,陈锐霆任军委炮兵顾问。他还是全国政协第五、六届常委。1988年,陈锐霆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章。2010年6月13日,陈锐霆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105岁。